0%

长按是好的交互方式吗?

这个问题虽然微小但其实困扰了我本人很久。每当我拿起索尼头戴式耳机,忍受着右手以一种不那么舒服的姿势,心里充满不确定性和不安全感地用自己的大拇指紧紧按住电源键几秒钟试图开机或关机时,我都会反复的问自己:长按是一种好的交互方式吗?

智能手机时代,最开始接触到「长按」这种交互方式,大概始于智能手机的电源键。记忆里,在 iOS 系统中,「长按电源键」一开始是唤出关机界面「滑动已关机」的交互方式,而在新款 iPhone 搭配的 iOS 中,「长按电源键」是唤醒 Siri 的一种方式。

阅读全文 »

越是往后端深入到 Web 开发和分布式系统,就越会觉得把「并发」理解清楚是多么重要,而每天的日常工作中很多时候都需要处理与并发有关的话题,大到整个系统架构层面的并发考量,小到某一段代码的并发控制。

本来不想把这篇文章加入到「完全理解」系列,因为觉得「并发」涉及到的东西实在是很多,而我想凭借一篇博客企图「完全理解」那是不现实的。但虽然不能做到「完全理解」,但我还是会尝试尽力提纲挈领的把「并发」相关的话题都理清楚,把脉络勾勒出来,让它尽可能对得起「完全」吧。毕竟,如果以后我有了一些更深的理解,我还可以继续迭代这篇文章。

阅读全文 »

今年太「荒废」了。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已经发生的事情之丰富复杂相比去年完全有过之而无不及,自己心态上的改变也是不少。这种内省式的变化会直接导致个人情绪的变化。用一个烂俗的比喻来说,如果去年的心情像一汪平静的湖水,那今年则可以用海啸来形容(夸张到油腻了)

我不是一个喜欢制定目标的人,因为无论事情是否达到了你的目标,这个设定都会让你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产生反向的反馈:完成了会开始沾沾自喜、放松警惕,没完成则会开始怀疑人生、消极懈怠。当然,这可能只是一个现实的悲观主义者的惯性思维,不足以为参考。

即便如此,年初也制定了一些小目标,明确了一下「即将过去的这一年」的大致方向。写博客的目标是超额完成了,导致我后几个月的博客更新都放缓了(应证了我上一段的描述),可是看书的目标远远没有达到。这意味着今年是个「输出」大于「输入」的一年。

阅读全文 »

这个世界上最复杂、最难以捉摸的事情是什么?

有人说,永远不要在晚上做任何一个决定,因为那是人一天中最不理性的时候。
我并不赞同。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由理性思维来主导,那这个世界上不会有音乐和诗歌,约翰·列侬、爱因斯坦、乔布斯、黑泽明也不会被人们传颂和铭记
夜深人静,是一个人能与自己对话的时候,也是最能看清自己心意的时候。

阅读全文 »

什么是回调函数?

在任何一个函数是「一等公民」的编程语言里,这都不会成为一个问题。简单说,回调函数就是传递给其他代码的函数实体或引用,但其内涵远没有这么简单。

回调函数本质上提供了一种与常规的上层调用下层代码相反的模式,使得底层代码也有机会反调高层的代码,这大大提升了代码的能力,也同时给工程化项目带来了新的问题和挑战。

回调函数也是事件驱动式编程的基础,使得程序不必像传统的流程驱动式编程那样亦步亦趋的向下进行,而是可以被动性的由外来事件来触发进行,这几乎是所有图形化编程最基础和标准的实现方式。

阅读全文 »